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400-600-3071
电话:0371-53725595
传真:4008127127-14131
邮箱:dxjbbj@163.com
QQ咨询:513934914或415814301
地址:郑州市长兴路5号长兴大厦7楼
征稿期刊
征稿信息
免费论文
刍议鲁迅对现代文学发展的贡献

  

    鲁迅先生是我国新文学的开创者和奠基人。鲁迅先生在中西方文化进行猛烈撞击时所形成的现实主义文学观,不仅对当时的文学创作和文学理论建设产生了一定的指导意义,对我国现代文学的发展也具有相当深远的意义。
  一、鲁迅先生对现代文学题材方面的贡献
  简单来说,文学题材的创作,也即对“写什么”进行的选择。关于这一问题鲁迅先生曾有明确的论述。鲁迅先生认为新文学应该对人们各式各样的生活进行描写,所以说题材就不应该受到任何的限制,强调文学题材必须要具有一定的广泛性和多样化,所以他特别鼓励作家要对自己的生活天地进行扩大,并且逐渐开拓新的文学创作题材领域[1]。鲁迅先生在对台静农的小说进行评论的时候,就特别对题材新颖进行了强调,他说:“要在他的作品里吸取‘伟大的欢欣’,诚然是不容易的,但他却贡献给了文艺; 而且在争写着恋爱的季节,都市的明暗的那时候,能将乡间的死生,泥土的气息,移在纸上的也没有更多,更勤于这作者的了。”[1]可见,他对台静农所采用的新颖题材的赞赏;对萧红的《生死场》进行评价的时候说:“自然这不过是略图,叙事和写景,胜于人物的描写,然而北方人民的对于生的坚强,对于死的挣扎,却往往已经力透纸背。”鲁迅先生所说的采用新颖的题材,并不是说让作家在进行创作的时候去有意的猎奇,而是就对他们所熟悉的日常生活中的事进行真实的描写。鲁迅先生不只是提出扩大题材领域这一文学理论,他自己在创作过程中也非常注重实现题材的广泛性和多样化,其小说就开创了“表现农民阶级和知识分子”这两大现代文学创作题材[2]。WWw.11665.com在鲁迅先生以农民作为题材的小说里,不但对我国乡村里各种各样的农民形象进行了描写,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收集整理还深刻的挖掘出了他们灵魂中所存在的复杂性和麻木性,把中国人所特有的国民性进行了表现;他的小说中的那些知识分子则主要是“五四”时期的中国知识分子,表达他们在寻求个体生命存在以及寻找社会出路时的那种彷徨、挣扎的心情;而他的《故事新编》则把他对历史题材熟练运用的能力进行了充分的表现。
  二、鲁迅先生对现代文学语言方面的贡献
  语言是进行文学创作的一个重要环节,众多学者和文学家都曾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深刻的论述,鲁迅先生也不例外。语言是进行表情达意的一种工具,但并不能只是简单的把它当成进行文学创作的载体[3]。文学创作中一旦把语言形成一种特定的关系,那么这些文学语言就会和文学思想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并且和文学思想共同形成文学的主要组成部分。所以说要想对文学思想进行变革,那么就要先对语言进行改革,在一定的情况下,文学语言的改革同时也是文学思想改革的先导。在这一观点中,鲁迅先生的认识非常的明确。他曾经对采用白话文进行文学创作十分的提倡,并且在自己的创作中也一直在坚持自己的白话文学的主张,另外在自己的杂文中还对那些反对白话文的人进行了激烈的抨击,把他们看成是“现在的屠杀者”,甚至还曾经刻毒的说:“我总要上下四方寻求,得到一种最黑,最黑,最黑的咒文,先来诅咒一切反对白话,妨害白话文者。即使人死了真有灵魂,因这罪恶的心,应该坠入地域,也将决不改悔,总要先来诅咒一切反对白话,妨碍白话者。”足以可以看到他进行语言改革的决心。关于文学语言在文学创作中的学习和提炼,鲁迅先生曾说:“以文字论,就不必更在旧书里讨生活,却将活人的唇舌作为源泉,使文章更加接近语言,更加有生气。”也就说要想文学语言永远具有活力,并且丰富多彩,那么作家们在进行文学创作时所采用的文学语言就要向人民群众进行学习,把人民群众所使用的口语当成是文学语言的源泉。但是虽然说要把人们的口语当成是文学语言的源泉,但是并不是把人们的口语原封不动的搬到文学作品中去,而是要在对人民口语进行使用的时候,进行相应的改造。鲁迅先生曾举过一个生动的例子,那就是:人们讲话的时候,可以随意的使用“这个”、“那个”,其他人都不会有任何的异议;但是在文学创作中,如果随意的使用“这个”、“那个”,那么不但会浪费一定的时间和纸张,还会表达意思的分明性产生一定的影响。所以说在进行文学创作的时候所采用的文学语言,一定要比口头语简洁明了。
  另外在“五四”时期,西方文化曾经大量的涌入中国,一些新的名词也就随之传入中国,这个时候作家们在进行文学创作的时候,对于这些新名词的运用,鲁迅先生曾说:“欧法文化的侵入中国白话中的大原因,并非因为好奇,乃是为了必要。”所以说他非常主张主动对这些外国语中的有用成分进行吸收利用,来对自己的文学语言进行丰富。鲁迅先生在进行翻译的时候,大多采用的都是直译[4],他的目的就有是“不但在输入新的内容,也在输入新的表现法”。也就是说中国的语言具体有一些不太精密的语法,所以说就可以吸收一些新的语法,来对这一缺陷进行弥补,简单的来说就是语言文法上的“拿来主义”。鲁迅先生可以说是对文言强烈反对的语言改革派,但是他却主张在“没有相宜的白话,宁可引古语,希望总有人会懂”。古代的一些文学语言自然是从古代口语中进行提炼的,而且现代口语也必定是从古代口语转化而来的,现代文学语言又是把现代口语当成源泉的,所以说古代文学语言也肯定存在一部分可以让现代作家进行使用。在鲁迅先生的作品中也对古语进行了一定的使用,不但有古代词汇,还有一些古代的语法。所以说鲁迅先生虽然加快了白话在现代文学中的运用,同时也并没有一味的对古代文学中的语言进行抛弃,而是对其之中的精华部分进了吸收和利用[5]。
  三、鲁迅先生关于文学体裁方面的论述
  关于文学体裁,鲁迅先生予以跟多的建设性论述,且这些论述对于现代文学理论的构建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在当时新诗的出现,可以说在文学界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不少学者对其进行研究。鲁迅先生在诗歌的创作以及批评当面都没有进行系统的论述,甚至鲁迅自己都说:“我其实不喜欢做新诗,也不喜欢做旧诗……”所以鲁迅先生的新诗只有《梦》、《他》、《桃花》等六七首而已,远远不如他的杂文以及小说的创作数量。他自己也一直强调自己是新诗的“外行”,没有进行研究,但是我们如果对鲁迅先生对于新诗所进行的一些论述,那么还是可以明显的看到他对新诗的理论建设所进行的一些努力。第一,鲁迅先生认为新诗应该是对真实的感情进行的表达,这样才可以引起读者心灵上的共鸣[6]。他在《诗歌之敌》中曾关于道学先生对恋爱诗十分厌恶的情况进行了评论:“从我似的外行人看起来,诗歌是本以发抒自己的热情的,发讫即罢……对于老先生的一颦蹙,殊无所用其惭惶。”简单来说,就是只要抒发的是自己的真实感情,那么就可以完全不理会先生们的摇头。但是鲁迅先生也认为诗人也不能对感情进行滥用,一是会有可能会引起人们的反感,另一方面感情过多则会使诗失去一份意蕴。第二,鲁迅先生认为诗歌创作时应该对其内容进行重视。在《摩罗诗力学》中,鲁迅先生就把“摩罗”诗人介绍到了中国,对中国自《诗经》以来诗歌中“思无邪”的传统进行了打破;在《白莽作〈孩儿塔〉序》中,鲁迅先生就用诗一般的语言表达了自己对之中思想内容的欣赏,同时这种欣赏也让他对诗歌的艺术形式产生了一种少有的不屑态度;第三,鲁迅先生主张在诗歌的艺术形式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收集整理上采用白话做诗。鲁迅先生曾说:“一切好诗,到唐已被做完,此后倘非能翻出如来掌心之‘齐天大圣’,大可不必动手。”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中国诗歌只有进行创新,才能够走上新生的道路。其次鲁迅先生对于诗歌的韵律和节奏的要求也非常高,主张新诗应该具有一定的韵律和节奏,这样不但有利于传播,还可以在人们的脑子里形成一定的影响,逐渐被人们心中对旧诗的印象清除出去。

  鲁迅先生在小说理论上的贡献可是巨大的,甚至超过了他同一时期的胡适。首先鲁迅先生是我国古典文学和理论的整理者、继承者。他所写的《中国小说史略》可是我国文学史上的第一部小说通史,之中的论述相当的精当,考订足够的严密,体系也相当的严谨,就连评判中的科学性也足够的强,对于当时以及后来的学者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例如他对《红楼梦》进行评价的时候说:《红楼梦》的价值是中国文学史上不可多得的,把人进行了真实的描写,打破了之前小说中的好人没有一点坏处,坏人没有一点好的传统思想和写法。对于《三国演义》,鲁迅先生则持批判思想:“写好的人,简直一点坏处都没有;而写不好的人,又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准确的分析了《三国演义》所存在的缺陷;另外鲁迅先生还是“为人生”现实主义小说的实践者和倡导者,他的目的就是借助小说的力量,来对社会中的不良思想进行改良,即“揭出病苦,引起疗救的主意”。然后,鲁迅先生对于当时的小说创作也进行了批评和指导,特别是在《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序》中对莽原社、未名社以及狂飙社等众多作家的小说作品进行了批评,同时整理总结了“乡土文学”以及社团流派等的概念理论,积极推动了中国现代小说的健康发展。
  鲁迅先生对于现代报告文学也有一定的论述[7]。他首先提出报告文学一定要适应于社会的要求,对社会的现状以及阴暗面进行真实的反映,主要就是追求报告文学的真实性;其次在一些特定的时代,报告文学还要具有足够鲜明的政治性以及倾向性,不但要揭露社会中的黑暗,还要对革命队伍的生活进行真实的反映;然后报告文学要对表现内容以及阅读对象进行明确的定位,逐渐的脱离文人的束缚,向人民群众的视野内扩展,也就是不排除知识分子,但是要把人民大众作为重点,对他们的生活进行进行反映;还有还要注意要具有一定的新闻性和时效性,这样就可以和这个变化不断的社会进行适应,并且满足在最短的时间里,“做出这样的艺术作品来”的要求;最后就是要对报告文学的的表现能力进行提高,就是要在报告文学这一有限的文章里,对大千世界的丰富内容进行展示,主要是为了满足报告文学对艺术性和感染力的追求。
  综上所述,从鲁迅先生在现代文学题材、语言、体裁方面的主张,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在中国现代文学的创作初期,鲁迅先生不但对文学创作的题材实行了大解放,扩大的文学创作题材,使之更接近于人们的实际生活,而且加大的文学语言的多样性,对新文学的题材样式进行了拓宽,使现代文学呈现多样化发展。